扬州知名老典当行往事: 日寇进城成为一片废墟

扬州城区的典当巷因典当铺在此而名,扬州还有因典当铺而名的镇,李典镇的得名就是清康熙二十六年(1687)李照楼在这里开设典当。今天要说的是民国年间扬州城区另外两家有影响的典当:阜成典当和敦吉典当。

阜成典当是扬州城区历史最悠久的典当之一。道光元年初创,地址在运司街,今国庆路探花巷北面一点。光绪四年(1824)改组为阜成典当,独资十五万元,崔益稔出任经理。民国三年经理袁仲廉。民国十五年,由周谷仞出面,改组为阜成公,资本八万元,股东刘幼培、刘居仁、经理崔兰生,聘请王虎榜任“出管”,又称“外管”。负责办理与地方政府的联系及对外一切事务。

王虎榜住在五福巷,是一位社交很广、人缘极好的书画家。董玉书《芜城怀旧录》记载,王虎榜的父亲就是清代名画家,王虎榜得其家传,专绘花鸟,笔墨不俗,书法王梦楼,特工小楷,可以乱真。杜召棠的《惜余春轶事》记载,王虎榜为人谈笑风生,多逸趣,其舌甚长,时吐口外。杜召棠《扬州访旧录》还记载,王虎榜身长如鹤立,语诙谐。任商会董事。他经常在教场茗园茶社喝茶,兴致来时也常挥毫,这家茶社的四壁,大多都是他留下的佳作。“茗园”二字也是他的手笔。

聘请这样一位人缘好、社交广的书画家、商会董事出任外管,显现了阜成典当董事会用人的高明。

民国二十一年,扬州中央银行调整,该典又改为阜成,东家刘叔培、经理仍为崔兰生。共有职工五十余人,其中除经理、管楼、管钱等高级职员外,还有专门防盗、防火的打更三人,挑水二人。房屋有百间左右。由于该典资金雄厚,历史悠久,吸收存款较多,深得金融界的信任。架本经常在二十余万元。民国二十六年冬,扬州城区沦陷后,城内仅有该典一家,周积成任经理(周谷仞之子)。民国三十一年后宣告闭歇。职工为了维持生计,推吴仲英就原址重新组建,改名为裕民典,扬州解放前停业。

敦吉典当,民国十一年,江西人陈简亭在石牌楼创设,最初独资二十五万元,民国二十三年增资到三十万元,经理赵伯昂,这家典当规模仅次于朱长龄典当。房屋有五十间左右,职工五十余人。由于它所处的位置好既在市区中心,又在小巷中,可谓是闹中取静,自朱长龄典当闭歇后,敦吉典当的营业额为当时扬州城区之冠。自开业以来,逐年均有盈余,民国二十年以后,每年盈余约一万余元。

扬城沦陷前夕,城内大户纷纷逃往农村,临走之前,不少人家把贵重衣物典寄在敦吉典当,敦吉典当储藏细软类甚多。

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四日(农历丁丑年冬月十二日),日寇进城,进入敦吉典抢掠,在典当大门外开枪打死一人。入夜,日寇将典当放火焚毁。在焚烧时,火光烛天,东至皮市街,西至教场,南至丁家湾,北至罗湾,留在城里的居民,都看见熊熊火光。至此,扬州市区实力最雄厚、收当衣物最多的典当,成为一片废墟。

扬州名士陈含光住在敦吉典当的对面,亲眼目睹了日寇烧抢典当的暴行,他的《再报亲友书》中有一段就说到日寇抢掠敦吉典的情况:迂腐的读书人总是以仁义的君子之心去揣度别人,所以估计事情总是事与愿违,前不久还听他们议论,说日寇肯定不会侵占扬州,但十二日(即丁丑年冬月十二日,公历1937年12月14日)就听到隆隆的炮声,自远渐近,而且越来越紧,没有等到日落,日军就进了城。人们都躲在家里,关上大门,屏住呼吸。日寇的车兵经过我所居住的巷子,我在门里感觉到皮靴的践踏使地都在震动,从门缝里看见刀锋照天。对门二丈许就是典当铺,日寇竟然入内掳掠,汹若沸羹,时而还听到枪声,骇人心魄。一直到深夜,才听见许多人发出用力搬东西时的声音,这声音响得如瀑布落入深壑。日本兵装满了一袋袋抢来的东西回去了。日本兵对所抢掠到的珠玉犀金,书画古物,衣裘衾籍,米盐什器,凭着他们的喜好或所需,有的出门后便随手扔掉。他们又在城内大街小巷放火,我家中有一处高台,登在上面了望,只见烟焰灼空,四面俱起,扬州城的精华于是尽矣!

典当/质押/融资快讯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5-1651818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tuntuo@sohu.com

兑铺(duipu.com)专业抵押质押贷款、典当融资;提供一对一典当、回收、寄卖、贷款服务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
error: 兑铺网温馨提示